frieda

一个叫哒哒哒哒哒的汤吹

【HaRry】All's Wells That Ends Wells 番外之我们需要那张床

【七夕贺文】

——————————————

Harry hates HR, thinks he's an idiot. 

HR thinks Harry's amazing and so handsome.  

——Tom Cavanagh

——————————————


离开亚特兰蒂斯的时候,HR趴到酒店柜台前,给当值的大堂经理甩去一对纯良的狗狗眼。大堂经理内心快要哭出声了:“先生,我非常理解您的需求,不过,我们酒店的床真的不能卖给您啊!”

“别着急呀我的朋友,我们好商量,我再加一半的钱,咋样?”

“不是,您这,我把床卖了,以后入住的客人怎么办呢?”

“那你有…”

HR还没说完就被Harry拍了拍肩膀打断,他压低声音伏在HR耳边说:“走啦走啦,我刚回去给你那宝贝床拍了照片了,我们自己回去买好啦,别在这儿丢人了。”

HR看了Harry一眼,脸上马上笑成一朵花,转回去对大堂经理道歉:“床不要了,抱歉啊给你添麻烦了。也是也是,酒店把床卖了是不太像话,客人还得睡呢是吧,那么你能把那个浴缸卖给我吗,那个也非常舒服!”

啥?马桶还要不要哇,亲?

大堂经理忍了又忍,脸都泛红了才憋出一个“啊?”

Harry一把把HR拽走,声音压得更低了:“够了够了走走走,你快把人家逼疯了!”

终于走出了酒店转门,HR再也憋不住地喷笑出声:“哈哈哈哈哈Harry,你看小帅哥那一脸要哭出来的表情,多可爱啊哈哈哈哈。”

看着HR这一副熊孩子的得意劲儿,Harry也严肃不起来了,只好嗔怪道:“你也别太过分好吧,人家是在工作,你别看见谁都想调戏一下。”

“Harry你该不会是吃醋了吧!再说我可是认真的,那床真的太赞了,论颜值论舒适度,哪里都完美!大小也适合我们嘛,家里那张床实在不够折腾的。”

“我知道,我这不是给拍回来了吗,回去马上买一张总行了吧!”

 

回到中城的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HR主动揽走了收拾行李,打扫房间的活,把Harry推去立即开始搜索那张“完美的”King Size双人床。等HR收拾一圈回来,发现Harry仍旧眉头紧锁地盯着屏幕刷刷刷,心情瞬间就落下去了:“怎么了,没有吗?”

“不是不是,你过来看看,”Harry一瞅HR这低落的样子,赶紧把眉头抚平了,他把HR拉到屏幕前,拖出购物车指给他看:“亚岛酒店那张床看来应该是定制的,不过我找到了这些,和酒店那款都挺像的,你看你更喜欢哪个?”

HR上下扫了一眼,脸上的阴云更沉了:“Harry呀,你们搞科学的都不讲究细节的吗?这些哪里一样了,明明差别可大了。你知道啥叫完美吗,完美就是一点也不能再多,一点也不能再少了!比如这张吧,这上面少了一根立柱,你回忆一下,如果没了这根立柱,你那时候要把手铐铐在哪里呢?”

What thef…科学家在内心翻了个转体两周半的白眼,随手指了指购物车里另外一款:“那这个呢,这个有立柱了。”

“但是这个没花纹啊,我记得你那天晚上嗨起来的时候,差点把手指插进那个洞里…”

“好了好了,别说了,我懂了懂了真懂了!”Harry急声打断,内心这叫一个心有余悸,当时的一幕一幕回忆起来太尴尬,到现在都还能唤起身体的通感,仿佛感觉浑身燥热,惴惴不安了。

 

Harry有些不甘心,他明白HR对那张床的期待,为了帮助他找到,Harry甚至神速地写了一个相似图片查找的代码小程序出来,这才筛选出了现在这几十条记录。可他抬头看看HR那张明明失望到想发飙却又欲言又止的苦瓜脸,又悄悄把“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这句话咽了回去。平心而论,Harry自己也十分喜欢亚岛酒店的那张床…和,那张床上的所有美好回忆吧。

“好啦你先别生气,我还有办法呢,你去睡,我再找找。”

HR终归没有忍心对Harry发飙,但也没有一个人回去睡觉,他坐在对面的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晃着手里的鼓棒,就这么一言不发地陪着Harry。

Harry终于下了下决心,打开邮箱开始敲字:“亲爱的Arthur,实在无奈,我有个事儿想求你帮个忙…”

 

三天以后,一架私人飞机落在门口,Harry拉着HR出来一起卸床,却看见老朋友Arthur Curry第一个从机舱里跳下来。Harry眉头跳了跳,至于吗,亲自上门笑话我?

海王一边和俩人打招呼,一边一眼一眼地偷瞄HR,最终忍不住拍着HR的肩头说:“你,厉害!”他又指着Harry的鼻子:“我认识这家伙十好几年了,吵架打架从来凶得要死,这可是第一次写信求到我,态度好得我都要感动哭了。”

HR笑嘻嘻地:“那必须态度好,您帮了这么大忙,还风尘仆仆送货上门,Harry当然也要和颜悦色的嘛。”

海王也是直脾气,被HR一哄反而自己先不好意思了:“嗨,别客气,我们找订货的厂家再要一张而已,简单。你们自己慢慢安装去吧,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Harry对着Arthur的背影,悄悄翻了个得意的白眼,就拉上HR搬东西回屋了。

 

说是一起组装,其实就是Harry在干活,HR在一边叨叨叨地陪着,心情大好的HR,简直比往常还话痨五倍。偶尔搭把手搬一块板子,还要调侃Harry半天:“床板可得放牢了,你知道原来那张床,你抖起来的时候,就吱嘎吱嘎乱叫,肯定是哪里没安好啊!

“对了还有床头这根横栏,咱要不要裹点软布?哇哈我记得那天你差点一头撞上去,是不是想磕一个情侣款的疤出来和我对称呀!

“不得不说,两米的床看着就是顺眼多了,Harry你知道吧你还挺能翻滚的呢!”

Harry忍无可忍:“闭嘴!那么闲的话,就把内六角扳手递给我,别老杵那儿干看着!”

“噢。”HR赶紧把工具递过去。

Harry扶额:“那个是梅花扳手!”

“这个?”HR赶忙换了一个。

汗…“这个是力矩扳手!”

“那我知道了,这个!”

“妈的这都不是个扳手!”Harry青筋跳动:“不如你还是聊聊天得了。”

 

 

评论(9)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