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a

一个叫哒哒哒哒哒的汤吹

【闪电侠/博闪/逆闪闪】再见,再也不见

Eobard这个彻头彻尾的骗子,你说你无所畏惧?你说你敢于毁灭一切?那又为什么要费劲心力去守护闪电侠最初的“勇气与责无旁贷”?明明心有所系,情有所牵,装什么反社会人格?你知道你在塑造一个怎样的英雄吗?
满嘴“毁灭”,内心“不灭”。有点像所谓的“杀生之道”,便是于杀伐中酝酿生机,寓生于死,向死而生吧。
傻巴被你唬得团团转,却对你的执念一无所知。
未来会明白吧...但愿

Suai:


原作:TV闪电侠


CP:EoWells/Barry


原剧向,非爱情。


附注:笔者无比思念逆闪博(哭!)


简介:萨维塔死后,神速力面临崩溃的危险。为了拯救中城,为了弥补自己犯下的错误,承担闪电侠应承担的责任,巴里走进神速力中......


起初刚进入神速力时,巴里出现在他父母的房子里,只不过这座房子空空如也,没有神速力变成母亲的样子来跟他说话,自从他来到这个混沌的没有时间空间概念的领域,陪伴他的只有孤寂和宁静。


神速力的变幻令人捉摸不透,有时候它会很快呈现他脑中所想的地点,他几乎每次醒来度过没有时间概念的一天,都要去父母的墓地坐一会,那时候他只要走一会就能找到他们的墓地。有时候他思念艾瑞丝和Joe,但经常好几天看不到Joe的房子。而经过内心无数次祈求后,他终于找到了他和艾瑞丝的公寓。


他推开门,木门轻若无物,他走了进去。环望着熟悉的一切,就像昨天他离开时一样。


“这真不可思议。我能住在这吗?”巴里抬头在房子里转了一圈,好像在询问神速力,但是,宁静,只有宁静,没有人回应他。他耸耸肩,坐到了沙发上。巴里很快注意到沙发边几上,他和艾瑞丝的合影不见了,边几的第一个抽屉微微打开。


巴里皱了一下眉,不明白为什么公寓的陈设与现实里不完全一样。他下意识的打开那个微微开启的抽屉,他完全不记得这里面放了什么。


两秒钟后,他发现那是一个印有S.T.A.R.Lab.LOGO的大信封,信封看上去有些旧了,上面布满了抓痕和折痕,显然信封的持有者对信封有过一番纠结。
巴里看到无比熟悉的信封,内心涌起一股奇怪的情绪,血压升高,心跳加速。一秒钟后他意识到了这信封里装着什么。


“我的天呐。”巴里轻轻感叹一句。


“这感觉已经是很久之前的事了,不是吗?但对我们来说,时间的概念是没有意义的吧。”


巴里无奈的笑了一下,拿出了那封信封,轻轻拆开。
信封里有三样东西:
第一件是一封律师函;
第二件是一个U盘;
第三件是一串房门钥匙。


巴里打开那封律师函。他当年并没有好好的阅读这封信,他那时多么纠结与痛苦,这封遗嘱沉重的就像一座山。他不明白威尔斯,或是斯旺为什么这么做,想了很久也没有一个合理的答案,索性不再去想。


巴里曾问过律师。
“为什么威尔斯会让我继承遗嘱?关于他的遗嘱,你能告诉我什么吗?”
律师表示对威尔斯遗嘱的前因后果并不知情。“抱歉,艾伦先生,那不是我们的工作,我们只确保遗嘱合法有效的执行。”


巴里痛苦的摇头,“我并不想继承他的任何东西,我不能...”


律师不为所动,好像一个机器,一个磐石。“我相信威尔斯博士的安排自有他的用意。如果这对您有帮助,我可以告诉您,威尔斯博士曾经修改过他的遗嘱。”


巴里猛的抬头,“能跟我说说吗?”


“威尔斯博士本来的遗嘱是在他去世后,把他的所有财产捐助给一个基金,专门用来鼓励科学界的新晋人才和年轻才俊进行独立科研项目资助。”


巴里微微有些讶异。“他是什么时候更改的遗嘱?”


“三个月前。就在他召开新闻发布会承认粒子加速器爆炸前他曾接受到警告的事情之后。”


巴里回想着这一切,脑中仿佛有一阵浓厚的乌云,正负电子在乌云之上酝酿,只在一刹那间,一个强烈的闪电带着强光炸裂在他脑海。


超光速粒子原型机!


他为了提升速度穿越时间,回到了过去,他亲手从威尔斯手中拿到了原型机的算法,却也因此改变了时间线。
也许,威尔斯从那时候开始已经有所察觉。也许威尔斯并不相信他的那套说辞,巴里相信威尔斯在他造访后一定考虑了很多,很多关于他们之间结局的可能性。那一定像一把悬在头顶的刀,令多疑的他饱受折磨。


“你终究是太过聪明了,不是吗?你太过自负了,你始终认为我才是你最大的敌人,却没想到你覆灭在你认为毫不重要的事情上。”


巴里拿起那串钥匙。在现实世界,他从没有踏进过这栋继承过来得别墅,时间长了这幢房子竟被他遗忘。


他飞奔出公寓,疾驰在这虚幻的中城街道,他不知道自己能否找到那幢房子,但很快,他知道了答案。漆黑的夜晚,他独自在这座空城,但这幢房子却透着灯光。


巴里突然感觉脚步虚浮,他的心跳的厉害,呼吸变得急促,那感觉就像小时候期末考试成绩公布前,猜不到自己会获得什么成绩,有些紧张,有些害怕,有些期待,害怕自己突然掉进深渊。


他走上前,用钥匙打开门。


哗啦...


感应式壁炉燃起火焰。屋内的灯光亮着,四下一片安静。但巴里感觉得到,他不是这房子里唯一的人。他轻轻走着,房子纤尘不染,和他记忆中一模一样。


他走进起居室,一眼看到了——
哈里森 威尔斯穿着惯常的黑衣黑裤,坐在巴里熟悉的轮椅上,正在独自面对着一阵棋局。


他看到威尔斯沉浸其中,房间里安静极了,巴里听到壁炉火焰发出的呼呼声,听到自己的心跳声,听到威尔斯把玩棋子的摩擦声。巴里以极速者的状态观察着这一切,他下意识地催动了神速力,他甚至奇怪他怎么没有在看到威尔斯的第一眼就冲过去把这个假装残疾的男人打倒在地?但他什么也没做,他只是呆立在此,看着威尔斯目光坚定,又缓慢地放下了一枚棋子,掷地有声。


“啪!”


犹如一切尘埃落定。


威尔斯突然回头,脸上带着温和的笑。
“巴里!?”


“你是谁?”巴里带着戒心,小心问道。


他本以为威尔斯–斯旺会立刻从轮椅上起身,用上极速者的超级速度对抗他。


但什么也没发生。威尔斯只是推动轮椅,慢慢向他滑过来。


“真没想到我会在这里看到你。你为什么这样问,巴里?你知道我是谁,我们都是极速者,神速力是我们共同的归宿。神速力用他的方式教育你,约束你,同样的,他有他约束我的方式。”威尔斯恰好停在他面前,向他耸了一下肩,笑着说。


巴里觉得不可思议,“你是斯旺!不是神速力的制造的幻影?”


威尔斯没有回答,只是转身滑着轮椅回到棋盘面前。
“为什么这么惊讶?神速力的秘密深不可测,这里存在很多极速者,正义的,邪恶的,过去的,未来的,你见过的,你没见过的,我们共同在这个空间,只不过从没见过彼此。而我十分吃惊,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座你毫无兴趣的房子?”


威尔斯说完继续开始下棋,只不过他现在坐在了对面的一方。


“我只是在我自己的房子里翻出了一串钥匙,我想起来这是你留给我的,就想过来看一下,没想到会遇到你。”巴里有些不知所措,他看着威尔斯,问道,“你为什么用轮椅,你能使用神速力吗?”


“哦,巴里,巴里...。你对神速力一无所知是不?”威尔斯头也没抬。“如果我有办法能离开这里,我就不会在这自己跟自己下棋了。而我现在甚至不能走路。我和你不同,巴里艾伦,你是神速力与宇宙连接的最初通道。你对于神速力是特殊的存在。而我们这些其他极速者,我们只是神速力的附属品。”


威尔斯抬起头,看着皱眉的男孩,继续说道,“我曾经以为自己可以打破规则,只要我有足够的力量,但神速力并不是一个武器,他不像任何其他的武器和合成力量,他有自己的规则,他主宰着力量和规则,像一个有思维的超级计算机,人类永远不能企及。就像我,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来到这变成他的阶下囚,日复一日囚禁于此,唯一能做的就是跟自己下棋。我想只能解释为,我是一个极速者,神速力是我最终的归宿,即便我已经被抹消存在。你又为什么出现在这呢,闪电侠?”


巴里没有回答,他走到威尔斯对面坐下。“我可以陪你下完这场棋。”


“怎么?你不再恨我了?”


“我早就不恨你了。我这样说会让你失望吗?”巴里露出了一个发自内心的笑容,这是他知道威尔斯的真实身份后,第一次面对这张脸露出真心的笑容。


“我不知道,闪电侠,我们彼此憎恨太久了。即使你原谅了我这张脸,你也不会原谅我已经做过和将要做的事。我来自未来,记得吗?我肯定你的余生会一直恨我。”威尔斯迅速落下一枚棋子。


巴里迅速地扫视棋盘,在内心做出了无数次计算,他可以在两分钟内赢得这场棋,如果威尔斯已经失去了神速力。巴里也拿起棋子,落向对方。


“我不知道,斯旺,我失去的太多了,我有太多敌人。但他们和你都不同。”


“你是在说那个时间残余,把自己称作萨维塔的巴里艾伦吗?”


威尔斯说着拿起了一个马落在巴里的棋盘。


“神速力会告诉你外面发生了什么?”


“神速力只告诉你他想让你知道的。你该不会以为你真的是无意间发现这房子的钥匙的吧?”威尔斯再次笑了,巴里不用辨别就知道这是属于斯旺的笑容。


“我只是有些好奇,人如何能杀死自己?”


“我并没有想杀死他!”巴里迅速的出击,把威尔斯的一个象将死。


“你是怎么想的不重要。我也很难相信闪电侠会杀死自己的敌人,尤其这个敌人和你长着同样的脸,和你有同样的记忆。”


“你怎么能想象?你无法理解他有多邪恶!如果他和我有一样的记忆和感情,他怎么会想杀死艾瑞丝?他没有情感,他是个彻头彻尾的怪物。”


威尔斯盯着棋盘斟酌一会,然后发出新一轮进攻。


“弗兰肯斯坦到底有没有罪,巴里?我又有没有罪?我杀了你母亲,但我创造了你。而在未来,是你让我心里的邪恶觉醒。科学怪人和他的父亲,究竟谁有罪呢?”


“我并不是圣人,斯旺。抛开闪电侠的身份,我也只是个普通人。我们都有因为选择而迷失的时候。你曾经迷失的这么深沉,难道你不能明白我的处境吗?”


巴里迅速地落子,他脑中几分钟前已经终结了这场对弈。


“哦,巴里。”威尔斯笑着摇头。“别跟我说,你学会了我身上的疯狂。但你没学到我的无所畏惧,对吗?这个世界对我来说毫无意义,所以我敢于毁灭一切。而你呢?闪电侠,你在乎的太多了。你的良心不允许你做任何让你后悔的事。你不能伤害别人,因为你永远也跨不过那个槛,你不会原谅自己。你甚至愿意原谅这张仇人的脸,但你不能原谅自己犯过的错。”


“所以,告诉我,闪电侠,你敢于迷失吗?在发生了萨维塔的事情后,你还会犯同样的错误,承担同样的苦果吗?那些因为你的错误而死的人,你可能原谅自己犯的错,像原谅我一样吗?”


威尔斯落子有声,棋局的结果明朗了。


“绝不可能。”


闪电侠没有思索的出了最后一招,“将军。”


威尔斯笑着推到了他的王。


“干得漂亮,巴里。这盘棋很精彩,只不过过程还是太漫长了是吗?你在30秒内就能结束这一切。”


“我还是认为你不是真的逆闪电,你真的不是神速力制造的幻影吗?”


“哦,如假包换,巴里。”


“那你为什么要跟我谈这些?这看上去是神速力会做的事”


威尔斯再次转动轮椅,他在起居室环绕一圈,看着四周的一切。


“因为这是他的交换条件。”


“什么交换条件?”


“结束这场棋局。”


“你是说神速力安排我来这里?”


威尔斯笑着点点头。


“你自己也可以结束这盘棋啊!”


“别傻了,巴里,人与自己的博弈永远没有尽头,也许直到死的那天。不得不说,神速力真的很高明,不是吗?”


“那你交换了什么?神速力不可能让你离开。”


“哦,闪电侠,我当然不可能离开,但我也受够了这样的囚禁。所以,你解开棋局的那一刻,我就可以离开这个屋子。”


“离开去哪?”


“任何时间,任何地点,或者化作虚无,我也不知道。”


巴里对这突然的变故感到吃惊,他没想到今天的会面会是这样的结局,站起来变得无所适从。


“我杀了你?!”


“我并不是正真的人,我想。我和萨维塔不同,我不可能脱离神速力,现在你让我解脱了,闪电侠。”


“作为你一生的劲敌,也作为你曾经的导师,如果你还记得对我有过的信任,我希望你能铭记在你刚刚成为闪电侠的时候那种勇气和责无旁贷,记住它们有多么宝贵。我们正真的死结在未来结下,那一刻还没到来,那一个我还没出现在你的生命里。即便彼此憎恨,我还是希望我的死敌是闪电侠,不是萨维塔,即便你们两者之间只有一线之差。”
......


短暂的沉默,巴里想要张嘴但不知道还说什么好。“但我现在被困在神速力里。”


“神速力困不住萨维塔,也无法困住你。”


巴里站在威尔斯对面,喉结抖动了一下,“威尔斯博士,我想,我应该说再见了?”


“也许是再也不见。”威尔斯摘下眼镜,笑了一下,海蓝色的眼睛仿佛被照进某种光。巴里觉得世界变得暗淡了,只剩下威尔斯的双眼是他唯一能看到的光源。他不确定那是真实发生的还是只是他的错觉。


一眨眼的功夫,威尔斯消失在巴里眼前,只剩空荡的房间与一盘残棋。


Fin


送给老伴 @放飞自我的左右


老伴的视频给我打了持续的鸡血,可以舔一万年。但真的好思念逆闪博,想的心疼肝疼浑身疼。


说出来可能不信,这一篇的灵感是在看约妃的视频《thousand years》突然产生的。于是就在回程的动车上,啪啪啪啪啪,干了出来😂

评论(1)

热度(65)

  1. ElionaSuai 转载了此文字
    First and foremost, thank you so much for shar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