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eda

一个叫哒哒哒哒哒的汤吹

【闪电侠】【HR x Harry】All's Wells That Ends Wells(19)

设定从314开始,HR活蹦乱跳的,后面的剧情全滚蛋

一切OOC都是为了甜文服务【甩锅

HR x Harry为主,但是水仙嘛,搞不好就逆了【免责声明

——————————————

Harry hates HR, thinks he’s an idiot. 

HR thinks Harry’s amazing and so handsome.  

——Tom Cavanagh

——————————————


这是他们成为未婚夫夫的第一个早晨,尽管前一天折腾到深夜才休息,可当清晨的阳光微微透进卧室的时候,Harry还是按照生物钟习惯醒来。

他并没有马上起床,因为他的未婚夫HR仍然在安睡。他们相对侧卧,脸冲着脸不过相隔二十公分。这个距离,Harry能够清晰感受到HR的每一次呼吸,每一次睫毛的颤动,每一次鼻翼的张弛。仿佛呼吸间牵动的每一丝气流,都将他们联系在一起,成为不可分割的一个整体。

Harry微笑地看着自己的爱人,安宁与喜悦之情在他的四肢百骸间从容游走,情绪像是有了温度,一寸一寸地温暖了他的全身。这种久违了的被填满的感觉,从Jesse的妈妈去世起,早已从Harry的感知中淡去。而当它再次眷顾自己的时候,Harry并没有初恋情人的惊悦痴狂,只感到淡淡如水的慰藉。他这个人向来没有多深重的宗教感,而此刻,却也真诚地体会到,眼前的爱人,真是多元宇宙的恩赐。

忽然HR的睫毛加快了颤动,随即眼睑打开,一双清蓝的眸子跳了出来,立刻就笑成了一弯月牙,并没有一刻显露出初醒的迷茫。他对这个世界没有丝毫的疑问,他醒来,便知道自己被谁所爱,又深爱着谁。

 

Harry依然挂着幸福的微笑:“在你的余生里,每一次醒来首先看到的,都将会是眼前这张脸,你感觉怎么样?”

“每天都被帅醒吗,不能更幸福了。”HR痴笑,小声地回答。

“会老的喔。”

“那就每天被老脸帅醒。”

“这也正是几分钟前我给自己的答案。”

“你今天嘴巴真甜。”

“是因为心里更甜。”

二十公分的空间被再次挤压,变成一个十足的零蛋,他们终于拥吻在一起,在这样一个全新的早晨。

“Harry?”

“嗯?”

“我要一个独特的婚礼!”

“当然。”

“独一无二的!”

“好。”

 

人与人的审美差异巨大,有人为十四行诗倾倒,也就有人被欧拉公式感动。再具体到人与自己二重身的审美差异,哦,看看那两张苦瓜脸就知道了,一个爱春风和畅,一个爱粒子对撞,这可怎么在“独一无二的浪漫婚礼”上达成一致呢?于是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在看过了蛋糕定制,遴选了婚礼乐曲,量裁了礼服,拜访了神父,约见了婚礼策划之后,两个性格迥异的二重身终于在一件事情上达成了一致——这些,都不是我们想要的!

夜晚降临,他们来到院中的泳池边小坐,这里环境幽静,微风徐徐,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适合写婚礼策划书的地方。

Harry吸了一口咖啡,整理了一下思路:“今天给我的感觉是,我们的婚礼,和那些婚纱礼服,蛋糕香槟无关,真正有关的其实只有‘我们’。”

HR捧着另一杯咖啡,一脸你说得很对的表情。

“我因为要救Jesse,穿越虫洞去找Allen他们帮忙,而你,也是从地球十九远道而来,在地球一开始了你的冒险。我们两个在那个宇宙相识结缘,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把婚礼的地点也放在那里。”

“没错!和‘我们’最有关的,应该是Team Flash的朋友,他们就是我们的家人,他们是我们重合的生命里,最浪漫的那部分。”

Harry噗嗤乐了:“OK,你总结得比我好。”

“我有主意了!”HR激动地举起了咖啡,想了想换成了另一只空着的手:“我们的婚礼应该是和朋友们的大Party,我们就在STAR Lab.办,邀请朋友们一起准备婚宴,自己主持婚礼,只要大家玩得开心,就是最独一无二也最有意义的。”他又把端着咖啡的手再次举起来,双手在空中摇晃着:“那一定赞爆了!!”

Harry宠溺地笑着:“正是我想的。”

 

几天以后,地球一STAR Lab.的监控显示虫洞房间里出现一个能量团,数秒之后,掉出七七八八各式各样的东西。Barry跑过去看了看,没有发现存在什么威胁,上面只是分别写了他们每个人的名字。闪电侠就索性把所有东西归了归都抱回了主控室,现在大家正在分头拆自己的包裹。

Barry拿起写着自己名字的玻璃瓶,里面似乎装着一种高速运动的不明粒子,他看了半天不明所以,于是运用起神速力试着和瓶中的粒子同步震动,当速度达到一致时,他才看出来,里面的粒子团组成了一行文字:“申请STAR Lab.一天时间的使用权。”

Joe收到一篇推理小说,不仅故事读起来引人入胜,笔触还十分幽默,逗得他不时哈哈大笑,他把全文读完就推出了一个结论——两个主人公要结婚了。

Jesse和Wally共同收到一个白坚木箱,箱子表面一道数学公式密码锁。Jesse搓了搓手,十分钟,锁打开掉出一张纸条。Jesse拿起来看了看:“上面说,我们要的信息在木箱内壁,阅读时不要破坏箱子。”

Wally笑了笑,懂了!他学着Jesse的样子搓了搓手,震动手臂伸进了木箱里面,沿着内壁摸索了半天:“我想这上面是我和Barry的名字,然后是Be,呃Best,噢是伴郎!”Wally皱着眉头,闭着一只眼,好像很专注又很费劲的样子:“等等等等,还没完,后面是‘抱歉,这句是废话,我们就是想多折腾你一会儿而已,没想到你还真摸到了这里啊’。”Wally委委屈屈地把手抽了回来,Jesse已经笑得跌坐到地上去了。

Caitlin,Iris,Julian都纷纷破解了自己的“小玩具”,大家把信息一汇总就看出来了,原来这是HR和Harry的婚礼请柬,说的是两周以后将在地球一的STAR Lab.举行婚礼,邀请他们大家参加,请Barry和Wally分别来做双方伴郎。

然后大家纷纷把目光投向脸都急红了的Cisco "Blush" Ramon,后者正在和一个由好几百道复杂算法套成的大型“谜语”战斗。Wally走过去拍了拍他:“终于有人比我还惨了,谢谢!”

Cisco解到第273题的时候,才破出了第一条信息——才到这儿啊【笑脸】。

第356道,前面那个【笑脸】是HR加的,我本来想给的是【鄙视】。

第500道,现在可以【鄙视】了吗?

一直到黄昏时分,Cisco终于解完了最后一道题,他揉了三遍眼睛,最终确认上面只说了两个字——司仪。


评论(9)

热度(12)